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永大双面胶 >> 正文

【江南】此去经年,你我愈走愈远(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我的百宝箱里珍藏着几颗小石块,有圆形的,椭圆形的,月牙形的,状态各异,大小不一。很多个夜晚我会坐在窗前轻轻把它们一颗一颗拿出来放在掌心里,凉丝丝的浸润着肌肤,然后在明月的清辉下细细端详,审视,把玩,乳白色的石块泛着柔润的光泽,宛若一颗颗晶莹的梦幻。梦幻里,那是我儿时的天堂,因为每一颗石块都是飞扬哥哥精心挑选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哪一颗上都有飞扬哥哥的气息,清新的气息,温和的气息。

那年我六岁,刚从幼儿园毕业升入一年级,爸爸由于工作的调动,我和妈妈随爸爸从一个小城镇迁徙到另一个陌生的城市,那里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宽敞干净的马路纵横交错;无人售票的电车交叉驰骋,现代化大都市里物品更是琳琅满目。可是我感觉那里的天空没有家乡的蔚蓝,空气也没有家乡的新鲜,清新,还稍带着泥土和青草味。所以我不喜欢大都市里的繁华。

第一天上学,我不安的坐在窗明几净的教室里,看着一个个陌生的面孔有点儿胆怯,我不言不语,闷闷不乐,下课后小朋友们都“唧唧咋咋”地像打开笼子的鸟雀争先恐后地飞了出去,只有我一个人郁闷不悦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发呆、愣神。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被人丢弃的小猫咪,孤寂无助。我想家乡的小伙伴,还想爸爸死活不让带走,无奈之下流着眼泪送给邻居的那只小花狗皮皮。我担心邻居阿姨会不会忘了给它喂面包和火腿,它可是嘴巴很吊,只钟情这两样食物。我真的好想哭,好憋屈,心里就像吞进了五味酒特别难受。

忽然一个男孩子兴冲冲的跑了进来,“童依菡,走!我带你出去玩!”他是我们新家的邻居,刚搬来时曾见过面,为了庆祝我们家的乔迁之喜,我们两家还一起出去吃过饭,他爸和我爸是一个单位的,也是要好的朋友。爸爸曾经当着我的面嘱托他在学校里照顾一下我,女孩子面子薄、认生,不要被小朋友欺负了,没想到他还真的当真了,第一节下课就来找我了。他叫姬飞扬,比我大两岁,已经三年级了,个头比我高出一头,俨然一位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哥哥模样。

给予他的热请,情绪低落到极致的我唯唯诺诺的被他拉着手带出了教室,一大帮小朋友正在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他旋即丢下我加入了其中,替下那只笨笨胖胖的老鹰。我羞涩的站在旁边观望。他个头大,步子也快,一只只小鸡都被他三步并作两步捉了去,他每捉一只就会看看我笑笑,从他满面红光的脸庞和那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眸里,我看到了热情和亲切。此时我感觉不再那么孤独了,心里也跃跃欲试想加入他们的行列。当他利用个儿大快速奔跑的优势把那些小鸡都捉完后,下一轮他做了老母鸡,我自然名正言顺成了他的小鸡仔。我拉住他的衣服站在他的后面,当然我的后面还有一队人,阵阵欢声笑语瞬间把我羞涩和陌生心理驱赶到了爪哇国里了。

从此我们一起上学,一起回家,我自然成了他爱护体贴的小妹妹,我们两家的关系真的是不一般。有时爸爸妈妈不在家我就被寄居在他们家里,和飞扬哥哥一起写作业,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他们家有一位和蔼可亲的奶奶,满脸时常洋溢着喜气,慈祥的眼眸总是笑眯眯的,胖嘟嘟的脸颊就像弥勒佛,从她身边经过就能闻到一股好闻的肥皂香味。她总是把自己收拾的干净利索,家里也时常被她收拾得一尘不染,我特别喜欢吃她做的饭菜。她蒸的小笼包子好吃极了,每次去他们家里吃饭,我都会告诉奶奶一定做我爱吃的小笼包子,她也乐意做给我吃。

一次我淘气地说:“奶奶,要是我能天天吃你做的小笼包子就好了。”

“可以呀!那依菡给我们家飞扬做媳妇,奶奶就可以天天做给你吃了。”

“好呀!好呀!那我就给飞扬哥哥做媳妇了。”话一出口,飞扬哥哥呲着嘴巴“嘿嘿”的笑了,我根本不理解媳妇的真实含义,可是为了那口好吃的就稀里糊涂地答应了,虽然妈妈曾经给我讲过不要随便相信人,可是奶奶那么亲切和蔼,比自家的亲奶奶都好,怎么着也不像是坏人,答应她又有何方?

“真的吗?”飞扬哥哥“嘿嘿”了半天欢快地问。“你真的答应给我做媳妇?”

“嗯。”我诚恳的点了点头,我也喜欢和飞扬哥哥一起玩,怎么就不可以做媳妇呢。

“那我们拉钩。”飞扬哥哥兴奋地伸出了手拉着了我的小手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心谁是小狗。”

就这样,小小的我在心底里已经答应给飞扬哥哥做媳妇了。当然每次去他们家里吃饭奶奶一定会做我爱吃的饭菜。有时爸爸出差,妈妈夜班,我就留在他们家里睡觉。我一般是和飞扬哥哥一起睡的,只因奶奶睡着鼾声如雷,并且嘴巴不住的吹,“噗噗”、“噗噗”个不停。第一次和她睡觉吓得我用被子蒙住头一夜无眠,那声音让我胆战心惊。我不知道奶奶究竟是怎么了,睡觉那么可怕,与她白天的和蔼可亲真的是判若两人。

第二天我问飞扬哥哥,“奶奶怎么了?嘴巴干嘛吹个不停?”

“呵呵。”飞扬哥哥邪恶的笑了笑。“奶奶做梦吃好东西怕烫了嘴巴呗。”

我知道飞扬哥哥是骗我的,过后我问过妈妈了,妈妈说,那是年岁大了器官不通畅的缘故,所以以后再去他们家里睡觉,我抱着枕头直接跑到飞扬哥哥的房间里,死皮踹脸要和他一起睡,只有躺在他的旁边我才可以安然入睡。妈妈是爸爸的媳妇,不就是睡在一起吗?我这样做也没有错。

春去秋来,花落花开,我们从单纯无邪的童年奔向无知懵懂的少年,飞扬哥哥升入初中了,我们再也不可以一块儿上学,一块儿回家了,那些天我就像霜打了的黄瓜蔫蔫的没有一点儿精神。

“怎么了?依菡妹妹,嘴巴撅的就可以挂油瓶了。”飞扬哥哥也看出了端倪。

“飞扬哥哥,我不要你去上初中,我要你和我一起上学!”我委屈着小声嘀咕,“你走了,同学们会欺负我的。”

“不会的,谁敢欺负依菡妹妹,我就是找到他家里也会把他打得满地找牙,连滚带爬,屁股尿流,让他找不着北。”飞扬哥哥握着拳头比划着,好像真的是有人欺负我似的,我只不过是给自己不想和哥哥分开找的借口罢了。

“呵呵。”我被哥哥报打不平手舞足蹈的滑稽像给逗乐了。

【二】

“童依菡,快写作业了,别玩了,要不然考不上初中了。”

“飞扬哥哥,能考上的,我相信自己的实力,再玩一会儿吧。”我占住飞扬哥哥心爱的游戏机“叮叮咚咚”玩个没完没了,在他的催促下还是舍不得撒手,娇嗔的祈求着,“飞扬哥哥,我保证,这是最后一盘啊!”

“童依菡,你给我记住啊!如果学习不好到了初中就别说认识我,我才不想有个笨蛋妹妹跟着丢人里。”对于我的无赖飞扬哥哥也是无可奈何,只有拿出我的软肋吓唬我,他知晓我最怕他不理我了。

“好了,好了,好了,不玩了,小气吧啦的。”飞扬哥哥的这句话真的挺管用,我立马放下手里的游戏机,打开书本写作业,嘴里还不示弱小声嘀咕着,“我才不是你妹妹,我是你媳妇。”

“啊!哈哈!你说什么?”飞扬哥哥红着脸笑着大声叫嚣。

“听到了还佯装没听见,无赖!嘿嘿。”我自己也羞得满脸发烫,想起小时候的承诺我捂住嘴巴“嘻嘻”的傻笑。

“我们可是拉过勾盖过印的,不许耍赖啊!”飞扬哥哥打着游戏还不忘抬起头调侃着叮嘱一句。

“不要了,飞扬哥哥。”我羞得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如今随着年龄的增长才真的理解媳妇的真正含义,想想小时候的淘气,顽皮,我不好意思望了一眼低头玩游戏的哥哥幸福地笑了。

厄运来时总是让人措手不及,一天早上我等飞扬哥哥一起上学,飞扬哥哥很是难过,他说昨晚半夜奶奶突然发烧被送医院了。

“奶奶怎么了?”我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好的怎么说生病就生病了呢?还半夜三更送到医院,我心里一沉。医院在我的心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那里的消毒水味道难闻死了,看到那些穿白大褂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医生护士我都感觉瘆的慌。

“可能是感冒了吧。”飞扬哥哥沮丧地说。

“放学我们一起去医院里看奶奶吧。”我祈求地望着飞扬哥哥。如今奶奶在我的心里就是亲人,像爸爸妈妈一样重要。

“嗯,好吧,放学我们一起去看奶奶。”

这几年,在我的生活中要是没有奶奶无微不至的照顾,我可是没有一点幸福可言。爸爸妈妈一个比一个忙碌着上班,把我丢给了姬奶奶,她就像照顾自己的孙子一样照顾着我。我也乐意与奶奶在一起,她才不像我们家乡里的奶奶那样处处对叔叔家的儿子好,对我待理不理的,说我是个丫头片子,重男轻女,封建思想特严重。在家乡时,好吃的好喝的都留给她的孙子了,好像我就是捡来的与她不沾亲不带故似的,我真的好讨厌自己怎么有个那样世故的奶奶。飞扬哥哥的奶奶就不会这样,她对我就像亲孙子一样,我长大了一定会孝敬她的,给她买好吃的好穿的。如今听说她生病了,心里甭提有多难过了。

下午放学铃声一响,我背上书包就飞奔出教室去找飞扬哥哥,和飞扬哥哥一起奔向医院。奶奶躺在病床上输液,我轻轻地叫了一声:“奶奶,你怎么了?”奶奶的脸色失去了往日的红润,一双大大的眼眸也没有了往日的光泽。

“依菡,奶奶没事,过几天就会好的。”奶奶有气无力地说。

“嗯,奶奶一定要好起来啊,我还等着吃奶奶做的小笼包子哩。”说着话我鼻子一酸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傻丫头,奶奶会好的。”我趴在奶奶的床边,奶奶爱怜的拍了拍我的脊背。飞扬哥哥给奶奶削了一个苹果让奶奶吃,奶奶努了努嘴。“给依菡吃吧!”

“奶奶吃。”我接住哥哥削成一块一块的苹果,拿出一块喂奶奶吃,奶奶不好拒绝只吃了一小块。

“奶奶究竟怎么了?”回家的路上我一个劲的问飞扬哥哥,因为我看到奶奶的脸色很难看,灰蒙蒙的没有精神,眼神黯淡无光。

“我也说不清楚,好端端的怎么就生病了呢?奶奶可是身体一向很好的,小灾小病从来就没有过啊,奶奶曾经戏言她是铁打的奶奶,百毒不侵,如今……嗨!”飞扬哥哥郁闷地摇了摇头,很是伤感。

“也许奶奶是太劳累了,休息休息就好了。”我安慰飞扬哥哥。

【三】

然而事实的发展让人猝不及防,两个星期后奶奶的病情恶化。我真的不敢相信,只是短暂的十五天,在姬伯伯、阿姨和爸爸妈妈轮流照顾下,奶奶仍然瘦的皮包骨头,说是什么突发性糖尿病。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妖魔鬼怪的疾病竟然这么可怕,只是对着脑海里勾勒出来的这几个字恨之入骨,它就像一个恶魔吞噬着奶奶的身躯。奶奶这么善良,从来连高声说话都不会,走路连一只蚂蚁都怕踩死的一个人,它怎么忍心对奶奶下此毒手,苍天无眼,疾病无情啊!

飞扬哥哥更是无精打采,往日的神采飞扬已经被愁云惨淡代替了,衣服几天也不换,头发也没有了往日的光泽,乱糟糟的像一对枯草就那么胡乱地趴在头顶上,眼神都迷离了,我真的担心飞扬哥哥会愁出病来。忽然我想起一次回家乡看望自家奶奶时听到的一个消息,说去庙里祈求神灵的保护,神灵就会把灾难拿走了,很是灵验的。当时我只是半信半疑,但为了奶奶,不管是真是假如今我一定要去试试。

当我胆怯的把这个消息告诉给飞扬哥哥的时候,我害怕他骂我迷信,没想到飞扬哥哥竟然没有一丝犹豫就答应了。我知道他也是无可奈何了,医生已经交代了,奶奶已经无力回天了,只是耐时光而已了。他是奶奶从小一手带大的,吃的喝的都离不开奶奶,他比我更渴望奶奶会有奇迹的发生,稍有点有利于奶奶好起来的办法他都会尝试的,即使明明知道那是梦幻他都不会放过。

焦灼的挨到双休日来临,我们两个早早起床背着个旅行袋不声不响的偷偷出发了。我们要去离这个繁华都市二三十公里的一个寺庙里去给奶奶祈福,此时我们真的相信有神灵,希望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带走缠绕着奶奶的那头恶魔。

春天的早上有点凉,街道两旁的梧桐树叶已经从树干里挣脱了出来,它们贪婪的吮吸着清新的空气,舒畅着身姿在这凉爽清新的空气里摇曳,我和飞扬哥哥急匆匆地向车站奔去。

我们踏上了去往那个地方的公交车,望着车窗外一晃而过景物我们的心情是复杂的。书本里清楚地解释着,神灵是封建思想,靠神灵治病更是愚昧的表现,可是我们宁愿无谓尝试也不愿小小的希望从身边溜走。

山区的天空的确比城里的蓝,白云也比城里的白,道路两旁不知名的叶儿,在树枝上微微晃动。鸟儿三三两两地跳上枝头,叽叽喳喳,仿佛在欢迎我们似的,太阳公公撩开薄薄的面纱,露出了红红的笑脸。一切都显得那么清晰,那么明朗。金色的光芒撒在大地上,到处都弥漫着阳光的味道。微风中,一切都显得那么富有生机。

半个小时后我们到站了,下车后又经过长途的步行我们终于来到了寺院。门口寂寥得很,也许我们来得太早的缘故吧,只有寥落的少许来往的行人和几个生意人守着他的摊位,一堆堆,一捆捆方方正正泛着光的锡纸和金纸,摆在面前。我见家乡的奶奶用过,她曾经告诉过我,这就是传说中的给菩萨上香时候用的,就像是贿赂人间用的金钱。我拉住飞扬哥哥来到一个摊位旁买了一大堆纸钱和一捆子香,飞扬哥哥有点儿不解,我说:“不要诧异了,等会用得上的,这是给菩萨的礼物,听说菩萨好这口香味。”

癫痫的治疗偏方
长沙的癫痫专业医院
癫痫发作的症状是什么

友情链接:

据鞍读书网 | 珠光白补漆 | 杜泊绵羊养殖视频 | 中国男篮黄金一代 | 新罗区地图 | 永大双面胶 | 科王厨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