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科王厨卫 >> 正文

【流年】我愿意(味道征文·短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忽然一夜春风来】

2001年9月,育杰高中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足球赛事。比赛的双方分别是高一年级的新生和高三的学长,校方经过激烈的探讨最后将比赛的地点设在了本校的足球绿茵场并做了大量的宣传。那次,高一的新生居然打败了高三的学长。翻开校史,这是在历届所绝无仅有的。当下半场还有四分钟就要吹响结束的哨声时,新生韩格带球左闪右突,一记妙传,一个漂亮而娴熟的假动作,连过三人后,一脚孔武有力的抽射只见球就像一颗炮弹迅速飞进了对方的球门,比分由原来的2比2反超改写成3比2。

在观看台上,高一新生刘雨桐不顾别的师生们投来异样的表情,嗖地一跃而起,然后兴奋地在一旁尖叫,右手时不时晃动着一面红色的小旗,并始终格外留意这个穿着10号球衣狂奔的男生。

后来,刘雨桐和韩格两人在桥北面馆不期而遇。桥北面馆是一家专门做饸饹的小店,甭看它面积只有十几个平米,但已经走过了七年的风霜和雨雪,平日里来这的客人络绎不绝。

“老板娘,来一碗饸饹面,大份,西红柿鸡蛋的。”韩格径直走到10号桌前。每次来面馆,他都喜欢坐这张桌子,假如被别的客人给占了,他不惜静静地站在店外等候。

“老板娘,我也要一碗,小份,也是西红柿鸡蛋的。”尾随其后的刘雨桐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韩格,便假装低头显出少女般的腼腆与羞涩。

“两碗啊?让我瞅瞅面还够不够,你怎么今天来这么晚?我们都打算要关门了。”老板娘从厨房的窗口探出脑袋对韩格说。

“你俩一起的?”

“没,没有……”刘雨桐和韩格几乎不约而同地答道。

“哎呀,面不多了,只能足足地下一大碗。”

“那就做成两小碗。”韩格望着刘雨桐,他隐约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女孩很面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他们在哪儿见过。

老板娘听到韩格的话有些不好意思,虽说韩格是常客。而刘雨桐却暗自窃喜,她感觉自己的桃花运要来了,而且是立刻马上现在。

“谢谢这位同学,我今天一天都还没吃饭呢,竟忙着跑去看比赛。”

“什么比赛?”韩格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精彩的足球比赛呀,我都看见你了,你踢得真棒!”

“是不?那敢情好。你也是育杰高中的?”韩格听到有人点赞,内心顿时涌入一股暖流。

“那还用说,我是高一年级0103班的。你叫什么名字?我可喜欢阿根廷的马拉多纳,就是上演‘上帝之手’的那位。”刘雨桐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的,忽然生出一种壮士赴死的豪气,她不在乎是对是错大胆地抛出了橄榄枝。

“韩格,韩国的韩,空格的格。你也喜欢足球?”

“马马虎虎了,遗憾的是一介女儿身。我叫刘雨桐,很高兴认识你哦。”刘雨桐有些卖乖,她比划了一番,心里打着如意算盘满以为阴谋得逞。

由于家在农村,而育杰高中在县城,韩格便寄宿在学校。近日,323寝室的好动分子们围在一起打赌,看谁先泡到妞。但凡第一个交到女友的室友,那么奖励一台便携式录音机和一盘《张震讲鬼故事》的磁带。本奖品由323寝室室友独家提供,最终解释权归323寝室所有。原本韩格懒得去搭理,但是大家都说重在参与,自己回头一琢磨,格老子的都是新生,况且自己又不愿搞特殊。其实,他最爱听鬼故事了,再加上睡在上铺的安思奇同学那步步紧逼与软磨硬泡,他终于开始妥协了。

自从上次在桥北面馆碰见韩格,刘雨桐就天天跑去那里吃饭,虽然这家面馆在当地小有名气,但一天午餐和晚餐都吃饸饹面,谁能受得了。纵使你能受得了,胃也受不了啊。可是,她这朵奇葩就是与众不同。整整吃了半个月的饸饹,俨然是为了能天天见到韩格。

有一天,韩格刚踢完足球就跑到面馆,等呼噜呼噜地扒完饭一摸口袋才发现忘记了带钱包。虽说他跟老板娘很熟,但也碍于面子不好开口说下次再付,毕竟只是几块钱的事。坐在8号桌的刘雨桐盯了他很久,客人多或许他没看见她,她见他穿着一身球服便猜到一二。正当韩格起身支支吾吾地跟老板娘要解释什么时,老板娘干脆地说钱不用给了,已经有人给你结过账了。一头雾水的韩格忙问是谁时,老板娘笑着说你还跟大姐打哑谜呢,就是上次你仗义给分一碗面的那个短头发姑娘。韩格若有所思地轻哦了一声,转身走出了面馆。

妈妈说一个能为男生买单付账的女孩是个好女孩。韩格从小就爱听妈妈的话,而老爸的话他一向左耳进,右耳出。因为一碗饸饹面,刘雨桐匪夷所思地走进了韩格的视线。

深夜,323寝室里室友们正在津津有味地调试刚买回来的一台录音机。所谓的调试,主要的内容就是播放一盘磁带听音质。无可厚非,男生就爱找刺激,尤其是当几个男生“狼狈为奸”地在一起时。于是,安思奇播放了《张震讲鬼故事》。播放前,早有室友跳下床去检查门是否反锁,窗户是否关严实,末尾的一道工序就是再把窗帘拉上。据说,听鬼故事必须满足五大条件:一是必须一人以上,五人以下;二是必须在夜里,最好是凌晨以后;三是必须房间小,最好密不透风;四是必须保持安静,最好是地上掉一根银针都能听得见;五是必须关灯。

韩格四下打量一通,条件完全具备。

“和往常一样,早上八点的时候,吴锋出现在办公室里。这是一个面积非常大的办公室,加上吴锋自己一共有42个人在这间屋子里办公,同事们给这个办公室起了个贴切的名字:大课堂。可是,今天这大课堂里的人们好像都有一点反常,吴锋看见每个人都低着头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表情哀伤,默默无语……”

他们听的是《老王死了》,由于配的音效逼真诡异,往往在最放松的时刻突然峰回路转,继而紧锣密鼓犹如唐王点兵,大家又格外听得入迷,致使听到一半时安思奇猛一抖动窗帘,结果真把众人吓得差点魂飞魄散。韩格觉得自己犹如鼠辈,这却越发坚定了他必须把这场赌给打赢,似乎录音机和此时播放的磁带早已花落他家,而他不由地想起刘雨桐,只是她在自己的脑海里好比蜻蜓点水,一闪而过。

翌日早操,没精打采的他们一个个都迟到了,被体育张喊去单独进行训练。每人围着偌大的操场跑15圈,再做6组蛙跳和100个俯卧撑。

体育张就是带高一新生体育课的一名普普通通的教师,因为323寝室的学生经常迟到,似乎迟到已经是他们的家常便饭。为此体育张不知死了多少脑细胞,后来他思忖着对这些以迟到为荣的祖国花朵们进行特殊的关照。当然,他还是很有原则的。以批评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如此以来,迟到的学生久而久之就为他起了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绰号,也算是表达一点他们的“拳拳之心”。

近日,刘雨桐失眠的次数逐渐增加。从起初的一次、两次到现在的整宿整宿。她觉察到自己偷偷地喜欢上了一个人,那便是韩格。这成为了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她为此苦恼,也为此开心。那种微妙的感觉仿佛电影里苏乞儿对如霜姑娘,有些神经质。然而喜欢一个人,有时就是不可理喻。你会说不清,更道不明。

刘雨桐拿起一面镜子照了照自己,镜子里那是一张白皙的瓜子脸,黑短发,大眼睛,还有长睫毛。今天,她特别打扮了一番,换了一套Kappa运动装。

刘雨桐所在的高一0103班位于教学楼一楼,而韩格所在的0105班位于二楼。上午最后一节课下课的铃声刚一响起,她便第一个冲出了教室,尔后敏捷地爬上二楼,一个人静静地站在楼梯口等候。不久,韩格和安思奇两人勾肩搭背地走了过来,他们正商量着中午吃什么饭菜。

“韩格,我找你有事。”刘雨桐上前几步拦住了韩格的去路。

“这位美女是?韩格啊,你真不够哥们,竟然暗度陈仓!”安思奇先是一惊,然后用手指了指刘雨桐,再指向韩格。

“你好!我是高一三班的刘雨桐,韩格的新女朋友。”刘雨桐望着有些尴尬的韩格,她忍不住替他介绍自己。

“你是他,新,新女朋友?”安思奇越发的惊讶了,用肩膀撞了撞韩格,眼神在告诉他:小子,可真有你的。而韩格此时还在郁闷之中,像是被高人点了穴道一动不动。

“同学,你还没自我介绍呢?有点不太礼貌吧。”刘雨桐看上去有些愠怒。

“我叫安思奇,不仅跟韩格是同班,而且还是同桌加室友加上下铺关系。”安思奇露出一副知心人的模样。

“安同学,首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就是很高兴认识你。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就是麻烦你先走一步。”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以后就是朋友了。有事你就吱一声,哥们绝对随叫随到。那我就……”安思奇示意要离开。

“慢走,不送。”刘雨桐的脸上挤出一抹微笑。

“你找我有什么事?”韩格被点的哑穴终于给解开了。

“跟我去操场,我再告诉你。”刘雨桐依然笑嘻嘻的样子。

“有什么事情不能在这里讲?你讲就是了,我听着呢。”韩格显得十分着急。

“这里啊,那我可说了,我喜欢你!”刘雨桐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是怎么说出口的。

“什么?你喜欢我?”韩格质疑道。

“是,我喜欢你!”刘雨桐态度很坚定。

“你在开玩笑吧?”

“没有。”

“确定?”

“确定以及肯定!”

“你这人有病是吧?咱们都还不怎么熟悉。”韩格快步移了几个台阶。

“那你身上带药了没?我只能跟你说我就是喜欢你。”刘雨桐依然穷追不舍,有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决心。

“你别再跟着我好吗?同学还等着我一起吃饭呢。”韩格撂下这么一句话,像风一样抽身离去。

“我就是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怎么样?!”刘雨桐站在原地不无惆怅地跺了跺脚,周围下楼梯的同学们望着她就像在看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疯子。

自从表白以失败退场,刘雨桐就生病了,而且病得十分严重。她不仅失眠,甚至绝食。她翻来覆去地想,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会遭到韩格的拒绝,或许是自己太唐突了吧,他心里还没做好接受我的准备。给时间一点时间,再给他一点时间,抑或是自己让这份喜欢变成一个纯粹的动词。她暗暗在心底告诫自己:死缠烂打,决不放弃。

她开始一有时间就跑去足球场、5班教室门口、桥北面馆……凡是有韩格出现的地方,也必有她的身影存在。如果不是那个死老头儿把着男生宿舍楼,她早就冲进去323寝室了。而韩格似乎对这一切都视而不见,甚至有意无意的躲闪。她又不是可怕的瘟疫,何必如此。

学校举行一次模拟考试,刘雨桐开场没到二十分钟就草草地交了卷,她马不停蹄地跑到韩格所在的第二考场,独自站在考场的门外。她开始透过玻璃窗寻找韩格,从第一个窗户一直寻到中间才瞥见了他。她频频向他招手,希望他能注意到她。

韩格用嘴唇轻咬着笔帽,正思考如何解答难题。当抬起头朝窗户外眺望时,他隐约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他以为自己看走了眼,再次定睛一看,原来真的是她。刘雨桐望见韩格在注视自己,她便冲他微笑,挥手。韩格开始无法集中精神,显得异常心神不宁。他用力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脑海里一直浮现她冲着自己微笑,挥手的画面。他几乎要崩溃了,便匆匆地交了试卷。

“你来这里干嘛?!”韩格冲迎上来的刘雨桐大声地说。

“哎,同学!做完试卷就赶紧离开,不要在考场外吵闹!”2班的监考男老师闻声走出了考场。

韩格没有言语,一把抓起刘雨桐的胳膊就往楼下走。

“放手啊,你弄疼我了!”刘雨桐顾不得影不影响考生考试。

“你们还不快点离开!”身后那名监考男老师厉声喝斥道。

在校园的迎宾路,刘雨桐就像一根尾巴一样紧紧地跟在韩格的身后。

“你烦不烦!能不能让人消停会儿?”

“不能。”

“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无聊。”

“我觉得有意思就行了。”

“你记住,你是个女孩!”

“你是我什么人?管我!”

“我们之间不可能。”

“还没试过,你怎么知道……”

刘雨桐斜仰着头死盯着韩格,忽然韩格无奈地笑出了声。

2002年春,刘雨桐如愿以偿地拥有了一段甜美的爱恋。韩格和她两人第一次接吻是在县城的北山公园。那是韩格第一次亲吻一个女孩,他表现得十分紧张,一颗小心脏简直都要从肚子里蹦出来了,反而刘雨桐显得很淡定。

“老实交代,我是你的第几个女朋友?”刘雨桐依偎在韩格的怀里。

“第一个。”韩格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真的假的?”刘雨桐将信将疑。

“真的。”

“你发誓!”

韩格立马把嘴巴凑了过去,刘雨桐瞪大了眼睛。他的手趁机伸进了对方外套里,她正欲挣脱,而他却按住了她的双手。她没有再极力反抗,在那一刻,倒是变得温顺起来。

“是不是有点小?”刘雨桐望了一眼自己的胸部。

“哪有,我也没见过大的……”

礼拜天,刘雨桐央求韩格陪她听鬼故事,这可是他以前答应自己的事情,只是一直赖皮没有兑现。刘雨桐思来想去还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坐在教室里听,只有她俩,一想心里就乐开了爆米花。虽然校方明令禁止学生晚上逗留教学楼,然而她总是想尝尝禁果。韩格也只好硬着头皮说OK,即使内心泛起一波叫做小纠结的东西。

保定治疗癫痫病医院
上海治羊角风医院
贵州癫痫病三甲医院

友情链接:

据鞍读书网 | 珠光白补漆 | 杜泊绵羊养殖视频 | 中国男篮黄金一代 | 新罗区地图 | 永大双面胶 | 科王厨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