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化工原理习题答案 >> 正文

【古韵今弹】迟到的婚礼(微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突然在身边响起,紫萍吓了一跳,心脏猛地刺痛了一下,急忙紧走几步,穿过那片还没有散尽的硝烟,耳边还传来礼堂里的祝福。“让我们把最热烈的掌声送给今天这对新人,祝愿他们,永结同心,白头到老!”

满地的残红,被风吹着,四处飘散,刺眼的红,如同在嘲笑她。紫萍皱了皱眉,快走几步,离那些喧嚣远远儿的。

“也许,这辈子我都会讨厌这样的场面吧!”紫萍嘀咕着,想起昨夜的争论,心里又是一阵叹息。

“明天的婚礼必须参加!必须穿这件紫红色的旗袍!”

这句话,是他给下的最后通牒吧。紫萍知道,再怎么辩解也是徒劳,自己只能听从他的摆布,谁叫自己,怎么就认定了他呢。

自从和高原私奔,离开了老家,紫萍就注定要活在他的阴影里。人们说,没有得到祝福的婚姻,不会幸福。也许当初的冲动,注定了今天的结局,不过,紫萍不后悔,自己选择了的路,哪怕打落了牙齿,也要坚持着走下去。那时候年轻啊,做什么事情也顾不上考虑父母的感受,现在想想,自己也是太冲动了,不然,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当年的那场婚变,曾经轰动了全镇,这么多年过去了,谁也不会记得了吧。要不是父母非要自己嫁给镇长的儿子,紫萍也不会在婚礼前一夜,和他跳上火车,来到这个地下室,一住,就是20多年。他是一个不懂浪漫的人,从来记不住什么生日,也没有为紫萍买过一个生日蛋糕,更不要说送什么玫瑰花了。

20多年,一转眼,就过去了,自己也从一个天真的少女,变成了现在的黄脸婆了。送走了双方的老人,养大了一双儿女,现在,孩子们都有了自己的工作,紫萍忽然觉得,找不到自己。没有朋友,没有熟人,在这里生活了那么久,似乎一路走来,自己成了一个没有自我的人了,我是谁呢?现在,孩子们不需要我了,他也是天天忙,有时候,甚至几天都不回家。每次,遇到别人的婚礼,紫萍都会觉得那是对自己的一种嘲讽,能不参加,是绝对不会去参加的。可是,有些场合是不能避免的,所以,一到有必须参加婚礼的事情,他们总是不欢而散,唉!这样的事情,弄得紫萍很无奈,总是要给他面子的。

穿上指定了的旗袍,紫萍望着镜中的自己,心里感到一阵忧伤,鬓角的白发又多了几根,松弛了的眼角,刻上了深深的鱼尾纹。再好的化妆品也抵不住青春流逝的脚步,更何况自己一心扑在孩子身上,根本就舍不得在自己身上花钱。

快要到点了,紫萍走出家门,临街停着一辆花车,这里也有人今天结婚啊?紫萍绕过车头,想快步离开。

“妈妈!来这里,我来接你!”

车门开了,怎么是女儿在车上?

“来吧,快点,时间快到了!”不分由说,紫萍被拉上了车。

"孩子,怎么回事,你怎么用这个花车来接我啊?”

“顺路。妈,你的头发怎么梳的这样老气啊,我来给你梳一下。”女儿的小手就是巧,几下子就给盘了个富贵髻,“别动哦,再一下就好啦!喏,这枝玫瑰花是刚才摘的,新鲜吧,别这里正好!我看看,哈,我妈妈就是个大美人,平时啊,就是太不注意收拾自己啦!”

“别,别这样,我又不是新娘子。”紫萍不好意思的推开女儿递到眼前的镜子。

“妈!别摘啊,今天就这样搭配,紫红的旗袍配紫红的玫瑰,多漂亮啊!到啦,走,下车啦!“

紫萍看着眼前的场面惊呆了:大彩门上,怎么是自己和他的名字?

一只宽厚的大手,打开了车门:”来,紫萍,看看我布置的婚礼,你还满意吗?”

紫色帷幔推开了,两侧是浅紫色的花环,走过紫丁香缠绕的拱门,一条红色的地毯,铺在脚下。

满堂的亲友,热烈的掌声,紫萍吃惊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切,身边,是女儿和儿子的笑颜,司仪高声宣布:“高原先生和紫萍女士的银婚庆典,现在开始!”

“紫萍,我不懂浪漫,可是,我知道,在你心里多么期望,举办一场属于我们自己的婚礼,现在,我就要圆梦,圆了我亏欠你25年的梦。这个是新房子的钥匙,这个是咱们家车的钥匙,这个是我给你买的结婚戒指。我知道,这场婚礼迟到了25年,可是,我还是要问:紫萍!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幸福的泪,潸然而落。

“不!我不愿意!”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角落里传出来,一个瘦高的身影走进了典礼现场的中央,全场的人都惊呆了。来参加典礼的朋友,纷纷把质疑的目光投向紫萍。有个年纪大些的老太太,甚至说:“看,我就知道,这个狐媚子般的女人,就不那么简单。”

是他!田野!镇长的儿子。

“你,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紫萍,怎么见到我,你很吃惊,是吗?”田野大踏步的走上台来。全场的人都惊呆了。

“我,我们,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紫萍胆怯地退后着。

“你说没有关系,就没有关系了吗?“田野微笑着。

高原走过来,把紫萍挡在身后:“田野,当年的事情,是我做的主,你有什么招冲我来!”

“你?你,不行,这个事情是我和紫萍两个人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田野笑了,“还行,知道护着你的女人哈。”

田野从口袋里掏出了两个结婚证:“紫萍,过去这么久了这个,你不会不认识了吧?”

“你,你还保留着这个东西做什么?”

“这个,可不是说毁掉就可以毁掉的,你还是我法律上的妻子啊。”

田野的话,如同一个炸雷,把全场的人都惊呆了,“她,有老公,怎么又会和高原搞什么银婚庆典啊?”更多的疑云浮现在众人面前。

高原走上一步:“田野,你今天来,到底要干什么?”

“老同学,不要那么紧张嘛,今天,我就是来成全你们的。”田野又掏出2张纸,“喏,离婚申请我都写好了,紫萍,明天咱们把离婚手续办了吧,那样,你也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和高原结婚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笑话你啦!”

“田野,你,你原来是送这个的啊!”

“是啊,不然还能怎么样。”田野笑了笑,“明天早上,我在民政局等你。司仪,庆典继续吧!”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第二天,三个久别的老朋友,走出了民政局,“走吧,老朋友,到你家了,不请我喝顿酒啊!”

夕阳下,高原和紫萍,送走了田野,一行大雁在田野的头顶飞过,留下几声低鸣。

北京看癫痫病那个医院好
陕西治疗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左乙拉西坦片说明书

友情链接:

据鞍读书网 | 珠光白补漆 | 杜泊绵羊养殖视频 | 中国男篮黄金一代 | 新罗区地图 | 永大双面胶 | 科王厨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