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黑白装饰 >> 正文

【丁香】飞上天的八戒(情感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去年夏天里的一天,一位同学打来电话,说是要在省城搞一次同学聚会,恳请我务必参加。说句实在话,参加工作二十几年,我职场上一败涂地,生活上灰头土脸,真是觉得没有脸去,可是等到了约定日,我还是将手头的工作一放,撒腿去了。不去也不妥,盛情实在难却;再一个,终究同学一场,聚一次实在不容易,自从参加工作,有几位同学虽然见过几次面,大多还是没有见过的。那天一大早,我就从家里出发,等到了省城,有不少同学早已经先我一步到了,老同学相见,自然高兴不已,叽叽喳喳聊个没完,中午随便喝了几杯,晚上可就放开了量。

十几个回合下来,就有人提议:让几位成功人士讲讲自己的发展史。

真是应景,不出所料,在当今这个崇尚金钱的时代里,第一个被推举出来的当然是经济大鳄老张了。据知情人士讲,眼下的老张其固定资产早已经突破几千万了,听着对方艳羡的描述,真的可以用惊恐来形容了。是啊,如此庞大的一个数字,对于我这个靠拿死工资维持生计的人来说,真的是奋斗终生都不会企及的天文数字了。据老张讲,他是做钢材生意起家的。讲起自己的发家史,最是讲到生意场上的争强斗狠黑吃黑,老张讲的是血脉贲张,其惊险程度一点都不亚于当年的“上海滩”。

待老张讲完,接下来就轮到在职场上混的相当不错的老刘了。老刘已经官至正处,在我们这帮同学当中,他应该算是官职最大的人了。但是老刘的脾性与老张的脾性截然不同,老张爱吆喝,老刘爱沉默,一问到他什么事,从来都是话说半句,除了打哈哈还是打哈哈。那天也一样,谈点不痛不痒的尚且口若悬河,待问到他如何一步步爬到处长的位置上去的,老家伙就只剩下诡异的笑了。

再等老刘讲完,场面就冷清了下来。

大家这里正交头接耳,头顶上就响起了炸雷。就听见老张喊:“八戒呢?让我们的八戒同学也出来讲两句吧。”

“是啊!八戒呢?”

受老张的煽动,几位同学也加入了他的阵营。话音还没有落下,就有几位身形健硕的同学早已经寻着了八戒的位置,冲过去,将他像小猪一样地簇拥着推到了演讲台上。八戒连连拱手作揖:

“各位爷爷饶命,各位爷爷饶命。”

看着八戒的滑稽相,同学们都止不住地笑出声来。八戒本名陆大鹏,出身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当年我们在一起念书的时候,同学们喊他一块儿聚餐他不去,喊他一块儿出去耍他不去,喊他一块儿去看电影他也不去,总之除了不可或缺的睡觉吃饭以外,其它的任何事情统统都与他无关。鉴于此,大家便给他起了一个“八戒”的绰号。

“讲——”

“快讲——”

“你个死八戒——”

尽管八戒告了饶,依旧有人步步紧逼。八戒被逼得实在没办法,只得哭咧咧地开了腔:

“你们要我从哪里讲起嘛?”

“从哪儿讲起?哈哈,八戒同学,你就讲讲自从参加工作之后,又戒掉了几样作为吧。”老张极放肆地笑着。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几分钟前还唯唯诺诺的八戒先是极不屑地乜斜了老张一眼,然后就字正腔圆地讲起来:“好吧,既然张某人如此瞧得起我,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快讲,你个死八戒,没想到你还学会卖关子啦?!”老张依旧穷追猛打。

只是接下来,八戒便是再也没有给老张半点机会:

“唉——怎么说呢?其实咱毕业并没有多长时间,我就失业了。失业的原因很简单,单位效益不好,一连好几个月都发不下工资来,破产了。单位破产后,我不得不走向了社会。可是,我不说,大家也一定料想的到,就凭我这点三脚猫的功夫,又哪里能寻的到称心如意的工作呢?在社会上游荡了一段日子,只撞的头破血流,到最后不得不从我工作的县城又回到了村子里。不瞒大家说,在我们那个村子里,我可是考出来的第一人,为此我母亲的脸上不知沐浴了多少羡慕的目光。我是一个单亲家庭,我父亲去世的早,我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把我拉扯大,一直以来我都是母亲的骄傲,可是自从我回到了村子里,我母亲就一直觉得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先前一直爱说爱笑的母亲整天变得郁郁寡欢,没多久就得上了抑郁症,一天我有事外出,等我晚上从外面回来,就发现我的可怜的母亲早已经悬梁自尽了。”

“送走母亲,在接下来的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都没有能从痛苦的阴影里走出来,我甚至也产生过轻生的念头,为排解心中的苦闷,于是我开始酗酒,见我整天一副醉生梦死不着调的样子,村子里的人都说我这个狗日的算是瞎熊了。唉,怎么说呢,也是我命不该绝,就在我穷困潦倒生活无望的时候,在我工作的那座县城里就传来了拆迁的消息,县城里有我的一套小房子,正好处在拆迁之例。不瞒大家说,我的那套房子小的实在可怜,也就三十几个平米,就是我们常说的那种筒子楼,一层楼楼头一个大茅房的那种,最初是单位里分给我临时住的,后来搞房产改革,我就花很少的钱买了下来,等我失业以后,就一直在那里闲着。可是,我的那套房子在那里闲着的时候,我还真没觉得它是盘菜,可听说要拆迁了,我可就来了精神,多年来一直潜伏于心底的一股莫名的憋屈瞬间就爆发了。开发商说给我补偿二十万,按说已经不少了,可是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坏了哪根筋,我一张口就给开发商要到了五十万,开发商自然不肯答应,见开发商不肯答应,我就公然当起了钉子户。开发商方面三天两头地派人来做我的思想工作,并允诺如果我答应在拆迁协议上签字,他们愿意暗地里再给我追加十万。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按说我应该见好就收了,可是我依旧不肯答应,愣是咬住牙不肯松口。见我一副汤水不进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开发商方面便再不和我谈了,第二天就动用了社会人。

“面对着几个赤龙画虎找上门来的社会小哥,我当时完全给吓懵圈了,不等对方开口说话,我就选择了妥协,可是我这边是妥协了,不曾想人家那边却又不肯答应了,并且把拆迁补偿款又退回到了原来的二十万。也是被逼无奈,好吧,事情既然到了这个份上,我也只能背水一战了,不出两天我就找到了两个在我们当地最为有名的泼皮无赖。我给他们开出的条件是:以二十万元为底线,二十万元以外的,二一添作五,秋色平分。哈哈,大家猜怎么着?我也不知道那两个家伙到底是怎么谈的,只过了一天,那两个家伙居然以八十万元的价码谈了下来。我自然也遵守承诺,二十万以外的那六十万,我们每家各拿了三十万。

“五十万!整整五十万呐!那真是一笔飞来横财。原本我一个穷光蛋,不曾想一夜之间,就坐拥了五十万。也就是打那时起,不止村里人看我的眼光柔和了,即便中断多年的亲戚朋友也都重新走动了起来。再过些日子,我就把家门一关,离开村子,到全国各地周游去了,只等我在外面游荡够了,我才又回到了村子里。只是我这里前脚刚刚迈进家门,我儿时的一个玩伴后脚就跟了进来,我的这位朋友的一位亲戚在城里开有一家房产中介,这个我不说大家也都知道,前些年的房地产业根本不像现在这么景气,仨月俩月都成交不了一套房,因为我这位玩伴知道我兜里有几个钱,于是就打起了我的歪主意。嘿嘿,不瞒大家说,那时的我也没有转过弯儿来,就想着我又不准备到城里住了,我买房子又有毛毬用呢?难道还有比把钱死死地攥在自己的手里更牢靠的吗?可是我这里虽然一直没有购买的意愿,我的那个朋友却一直紧追着我不放,一天晚上他约我出去喝酒,当时陪酒的还有一位某家楼盘售楼处的售楼小姐,不知怎么喝着喝着我就喝高了,一觉醒来就发现售楼处的那位小姐正赤身露体的和我并排躺着呢。我一时就有些懵。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见我睡醒过来,那位售楼小姐突然地就搂住了我的脖子,千恩万谢的告诉我说,大哥,真的谢谢您了,您真是我的大恩人呐,如果您不签下那套别墅,恐怕我今年又要喝西北风了。接下来便就知道,原来我的那个哥们趁我喝上了酒,就撮撺着我将那位售楼小姐负责的一处别墅的购买合同签了下来。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我虽然有些不认可,但合同已签,却也无可奈何了。

“当然了,当时我手里虽然也有个大几十万,可是用在那套别墅上,还是远远不够的,我先交了部分房款,然后又到银行办了一笔贷款。为了还房贷,接下来我不得不试着到外面又找了一份工作。我苦苦支撑了差不多也就小一年吧,到后来实在支撑不了了,于是就找了个机会把那处别墅给卖了。

“伙计们,等我卖了那处别墅,你们猜怎么着?我居然发现我他妈的又发财了。”

“因为就在我苦苦支撑的那小一年里,我那处别墅的市值居然翻了一个大跟头。

“一天晚上,我正躺在床上数星星,不知怎地,脑子突然地就开了窍。噢,对呀,光死瞅着坐吃山空不行啊!鸡生蛋,蛋生鸡,鸡再生蛋,蛋再生鸡,这才是生活的路数啊。放着眼前这么好的机遇不去利用,更待何时呢?也就在第二天吧,不等房产中介登门,我就主动找到了我的那位朋友,倾其所有交了两套房子的首付款。

“不过这次,我却再没有像先前那样累死累活地到处打工了。不瞒大家说,我这次玩起了高智商。当年不是流行过什么信用卡嘛!我就拿着我的身份证到这家银行办一张,到那家银行办一张,几张信用卡轮番着用,拆了东墙补西墙,等房价涨的又差不多了,我就把手里的这两套房子也卖了。

“懂么?套现,套现,这就叫套现。”

“实践证明,生在当下,活在当下,我们一定要活学活用。手里没有点现金不行,你老是把钱憋在手里不去周转也不行。也就是说,有钱就要花出去,然后再用花出去的钱赢取更大的经济效益和利润。明白了这个道理,也就是打那往后,我就不定期地捣鼓几套房子,不出几年我就在我们当地混出了名堂。”

说到兴奋处,当年的寒酸早已经被八戒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甚至于都要手舞足蹈了。

也就在这个当口,好久没吭气的老张突然地又插进话来:“八戒兄弟,想必坊间一直流传着的那个金屋藏娇又他妈的发了横财的那个段子,说的就是你吧?”

八戒朝老张阴森森地笑着,突然地就伸出手来朝着他狠狠地点了几下:“就说嘛!还是我们的张总最聪明,您说的简直对极了。俗话说的好嘛:常在河边走,还能不湿鞋?那么多送到嘴边的肉,我还能不吃?不吃,那才叫傻瓜蛋呢。唉,人呐,人这一辈子呐,真他妈的跟过山车似的,真是他妈的新时代新财路呐!这与张总的打打杀杀比较起来,真是要强的多得多呢!哈哈,哈哈。”

听八戒不咸不淡地说着,老张的脸先是抽搐了几下,紧接着就青一块紫一块了。

事情到了这一刻,八戒依旧没拿老张的变脸当成一回事,只见他不紧不慢地将目光从老张的身上挪移开,然后又朝老刘的方向望过去:

“不过呢,这还不算完,因为我手上有了几个臭钱,我居然又被我们当地的某些领导给瞄上了,他们三天两头地找上门来鼓动我投资,说是让我先进带后进,以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不瞒大家说,一开始我还是一口回绝的,就想着:凭什么呀?我八戒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呀。只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却又让我彻底改变了初衷。大家猜怎么着?一天一位大领导居然拍胸脯子对我保证说,如果我愿意出资的话,他愿意划拨出一块地来,以配合我的立项和投资。我一听,好事啊,这借力发力的事,不干才是傻瓜蛋呢。再说了,眼下什么东西最金贵?土地啊。难道大家就没看见一些大佬们都在风风火火地搞圈地囤地运动么?见有这等好事,我自然立马借坡下驴,一口允诺下来,并本着‘投资少、回报多、赚名声’三原则,开办了一家民营超市。

“就在去年吧,因为成绩卓著,我又以民营企业家的身份成为了我们那儿的人大代表。”

待八戒演说结束,现场随之一静,顷刻间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在震耳欲聋的掌声里,老张老刘两个先是僵了僵,随后才跟随着大家鼓起掌来……

河南专业治疗癫痫病
长治哪里有颠痫医院
癫病治疗的好医院

友情链接:

据鞍读书网 | 珠光白补漆 | 杜泊绵羊养殖视频 | 中国男篮黄金一代 | 新罗区地图 | 永大双面胶 | 科王厨卫